LeslieWing

They call me little monster

睡着的美梦

你又递过来一支烟

帮点上

今晚我的量是有点多了

一直干作呕

你把右手搭在了我肩上

眯眼听

她正唱着你最喜欢的歌

阵阵作痛

你跟着低声吟唱

你哭了

哭得像你十七八岁时的模样

你说其实你并不喜欢她

只是她偏偏穿着裙子第一次出现在你眼前

你说要让自己再偏执一次

反正在哪里吊着都是死

这一次你要死的漂亮点

电台情歌

我还记得, 
那天, 
在从橘子洲回来的公交车里, 
阳光斜射进车窗打在你脸上, 
你微笑的望着右手边的我, 
那是五点钟的方向, 
电台里播着, 
因为爱情。

成熟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

好想换个方式走

可现在外面下着雨

这混浊了我的心

把手里的可乐倒掉

换上一杯白开水

是否这就足够证明

我已经成熟了

我们翻进的是哪座城墙

又迷失在哪个远方

我们终究会失去什么

loser

我们不得不能跟躁动的青春告别


就像我们会被这个世界忘记

九月的天气  一半太阳一半雨

没有星星的夜晚  独自叹息

童年的大树 消失不见没了踪影

而我对你的思念 睁不开眼睛

南下的火车  它已开走了

我的心载着孤舟 向北漂流


或许我再也不能想起那些美好

就像我们会被这个世界忘记

或许这个世界什么都不会知道

就像那些美好我再也感受不到